快捷搜索:

落在破堪巷子里的春天

日期:2019-08-13编辑作者:情感生活

看看前两天的天气,我就知道它来了,是我喜欢的小雨落下来了,而且它还是调皮的春雨,不得不说你真是调皮。在白天的时间里我们都要工作,在露天坝子里工作。你便不下雨,即便强忍着阴暗的乌云密布,你也不愿意淋湿空旷天底下的我们。等到我们回到屋子里休息时,你便沙沙的下个不停,也不怪你,本来就是那么可爱,即便是剪了短发。有时候晚上睡觉时,在安静的深夜里听见你打在树梢上,即便你静悄悄的,我也能感受到你的生活中的欣喜。你呀!你呀,就是调皮,天刚灰蒙蒙亮出点白光,我就立即起床,随即往窗户边趴着,想看看你还在吗?然而你必定是溜的挺快的,我老是抓不到你。

罢了,你就是调皮,我也就是喜欢你的调皮,而且越来越喜欢你的调皮。 因为,没有你的到来,我根本不知道春天已然到来,我更不知道春雨是那样美丽。尽管在我眼睛近视的很明显了,我依然能够看见你,反而我更是觉得,以前眼睛好的很的时候,我都活在闭着眼睛幻想的世界里,我把眼睛给用坏了,直到快要瞎眼的预感时我才学会用眼睛好好看看你。 连日的绵绵春雨过后,昨天你便走了,带来了阳光明媚,带来了整片春天的节奏。 你走后的阳光里,我听见知了也开始鸣叫了,窗户外,远远望去,那边的山头绿的好漂亮,尽管在我近视眼的视距里看不见所谓的花草,不过我能敏感的闻到花草的清香,我知道它一定开的漂亮。 我把它当作了你身上的味道,就像莲花一样,只可远观。你是那样,我只能小心翼翼的轻轻呼吸,深怕呼吸大了一点就是对你的不礼貌。尽管你离我的身边是那么的遥远,我也要轻轻的向你摇摇手臂,表示再见,我并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回来再看我,我只知道我想多看看你。 反正我只记得你是漂亮的,温柔的,当我消极的时候,你严肃着强硬的告诉我,不该这样活下去。我表现出积极的生活态度时,你主动对着我笑着,从你脸上我像是看到了真理一样,积极着打算着好好度过余生。

后来,我都习惯把我的态度和感触告诉你,你也原意听,你也愿意帮我分析。今天我又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。 你知道吗?自从那一次在小巷子里感触到了一点微凉的记忆,我就时常喜欢去这条晾衣服的小巷子里寻找回忆。 然而就是你带来了春天给我力量又跟着春雨回去以后,我向你保证要好好听你的规劝积极的活着规律着正确的消亡。 我要告诉你的是: 我这里天气晴朗的是那么地温和,春风它吹的凉爽,它更带来了:苏格拉底他们三师徒还有黑格尔,和马克思以及马克思夫人燕妮,恩格斯,海涅,弗洛伊德等他们一大群人来看我。 昨天我和往常一样在巷子里搜寻记忆,破堪的地面,还有破堪的红墙,红墙上面长了不知名的花草,但他们都不是所谓的墙头草,不会风吹两边倒,只会漂亮的像你这朵蒲公英一样屹立着美丽。 黑格尔先生,你看我整天往这小巷子里长坐着时常陷入一个人的沉思。 黑格尔:你才不是我当初看到的你,那样坚定的精神力量,我还以为你发现了绝对精神的力量。然而你看看你现在还含着烟,你看你像是精神力量控制的了自己的人吗?精神涣散的样子。

算了,不和你说了,马克思来了,他看见我又得批判我了,我得回到我的历史时期了。你呢好自为之吧…… 赶紧把烟头丢掉,你忘记当时我救治你,帮助你改造自己的时候,你含着烟头麻痹自己的那个糟糕样子了吗?你这样子还要不要积极的活着了?你刚才在和黑格尔聊天吧?他可跑的真快,要不然,我得好好给他的唯心主义较量一下,到底我要证明给他看,让他承认唯物主义的真理性哲学。 马克思先生抱歉了,因为我连你常提到的实践!实践!实践,我都难以落实到现实中,还整天抱着你的教导书籍,我这样子真是虚伪极了。 燕妮:你上次不是想要问问我和马克思的爱情故事吗?你在弗洛伊德那里找到结果了吗? 燕妮夫人,你真的很漂亮,难怪马克思先生迷倒的都没什么功夫在爱情上面做讲解。不过我想……后来看了你们的故事以后,爱情的道理简直就写在你们身上那么显而易见。我却蒙昧不清…… 弗洛伊德:小伙子你看看你最近做梦又开始平凡了,别说话,做梦来找我吧! 我才不找你呢,我知道你告诉我的一些概念,我要自己做梦去找我的朋友,告诉她我又梦见她了。

苏格拉底:如果我的国家法律对我作出裁决,我愿意接受。你呢?我……我也愿意接受!不过好在,我的国家是遵循的马克思先生的共产主义道路,而我们现在也向着社会主义道路勇敢前进着,我有勇气诚实直面的对待错误并改造自己。苏格拉底先生,我为你的真直人生而赞扬,同样也为你有正确的解释却没有合理的改造方法而感到遗憾。

海涅:他们都说我和马克思共同把哲学溶于成了诗的表达方式!因为它们的本意都是最可贵的字符。 我把燃了半截的烟匆匆的灭掉!你说吸烟不好,我想……你带来的春天这么美丽,我应该把这个故事一定发送于你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本文由澳门mgm美高梅发布于情感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落在破堪巷子里的春天

关键词: 澳门mgm美高梅

清明雨,江城柳

又是清明时节,凭栏处,暮雨潇潇,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。这场清明雨,被唐诗宋词养活,缱绻谁的愁城,湿了谁的...

详细>>

卖菜

记得我还在读小学时,第一次出远门,和爸爸一起去卖大白菜,那次的记忆非常深刻。 那年放寒假,边吃晚饭,俺娘...

详细>>

暖烘烘的人教会自个儿温暖地去爱

关于那个温暖的女孩 有一次刷微博的时候看见“韩小暖”这三个字,我眼前顿时一亮,莫名的熟悉感充斥着我整个脑...

详细>>

家在远方,心在家乡

回家,就是要回到家乡去,看爸爸妈妈坐在椅子上,聊些关于这些日子以来所遇到的事,聊些关于自己的东西,也有...

详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