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清明雨,江城柳

日期:2019-08-13编辑作者:情感生活

又是清明时节,凭栏处,暮雨潇潇,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。这场清明雨,被唐诗宋词养活,缱绻谁的愁城,湿了谁的江山,困了谁的执念,断了谁的魂,伤了谁的神。

上高楼,风透帘幕,袖染轻寒,倚栏杆,望无穷,思无限。平芜尽处,青山隐隐,绿水沼沼。春草生葳蕤,萋萋碧连天,春光处处无穷柳,半城烟色归眼底。念天涯,羁旅人,别来几度春风,镜里又曾霜鬓添。江南落花天,子规彻夜啼,问道王孙归去。你可有扁舟入清波,我亦有清梦到乡关。旧时江山,无言垂泪,独留一段心事难言。

昨宵骤雨疏狂,罗幕透轻寒,人不寐,晓阶前,细数落红无数,一树桃花不见,只剩枝头小青杏。泪眼问花花解语,春余无多时。问春去处,楼上有人愁,下却帘儿,玉箫吹过江城柳,又道平生春光负,少年疏狂尽消磨,白发新添四五根。

潮湿的心情,如四月的草儿还又生,漫遍紫陌红尘。花香里氤氲而来的四月天,换了清明的衣袂,挽成一段追忆,满腔神伤。那些爱过的人,那些经意或不经意从生命里走过的人,你在异世或在他乡可还安好,我用什么来怀念你们。我想把柳枝插进四月的诗笺,烙上春天的印迹,翠绿成行,再借一枝柳笛,把心中的思念为你吹奏。

我若是远方的游子,一年清明一年雨,最是噬骨消魂。在千山鹃啼声中,踏上故乡的土地,小松岗,立苍茫,十年又十年,挣扎着谁的不思量,徘徊着谁的自难忘。依稀的容颜逝在哪一年风啸雨狂。无奈何,思亲不能穷碧落,蹈黄泉,年年岁岁今朝,唯有清明祭扫到墓田,纸灰飞作白蝴蝶,哽咽凝成杜鹃血。

怕见黄昏,又是黄昏。经年的雨,淡淡来,淡淡去,怕有雨声、风声到床前,轻掩帘,虚关门,小轩窗,倾一盏清愁念伊人。忆从前,年年春风,年年柳色新,彼时春暖,彼时花开,彼时草长,彼时莺飞。谁的笑语叮咚洒落,谁的笑颜不胜骄羞,盈盈,几分矜持,几分温软。而今灯前孤影,平添几分萧索。只消几个黄昏雨,三两声檐前滴,堆叠成人生一段触目惊心的惨痛,换得一生断肠憔悴。

我若是唐宋的诗人,这清明天气,最难将息。这雨,多情泪,思纷纷,硬生生地带了一份多愁善感。风一吹,便绵绵铺开,织捻珠帘无数,笼了千门万户。直至这墨色的江南多了一缕清愁,一丝惆怅,一点新绿,困了这万里河山。我便淡淡地喜欢,仰面不寒,沾衣欲湿。

每过一段桥,每看一回柳。雨是经年的轻柔,柳是昨年的缠绵,行分岸边,拂水含烟,清风摇曳,客思悠然,落絮萦水,灵根系船。这柳儿,宛若远方的伊人,风鬟雾鬓,黛眉轻描,缀一颗朱砂痣在春的额头,几分温软,几分缱绻,几分寂寞。动情何限,谁解她相思苦,寄远凭枝,犹记醉舞时。恨不得搜肠刮肚,把所有美好的词汇都加诸她的身上。又觉得倾尽世间的言语,难以描绘它风情万一。欲说还休,索性不去亵渎那一份灵动,一份飘逸。让她自由地在风里、雨里、水里沉沦。

我若是唐宋的诗人,定当从诗词里走来。沿着岁月的脊梁缓缓而行,寻找灵魂的故乡,去祭奠我的祖先。乡音未改,笑问牧童,酒家何处,讨一碗杏花酒,消万里清愁。牧童不再是那个牧童,柳笛还能否吹出当年的杏花明媚,烟雨中的惆怅。这是千年前的杏花村么?一场清明雨,落在牧童的牛背,湿了一腔柳笛;落在杏花的枝头,断送了春意。雨雾中,村舍篱落,菜花细细地开,芭蕉沉沉地绿,鸟儿啾啾地鸣,悄然入眼入耳。仿佛梦里梦外,又回到了故乡。每一滴雨都散发故乡的青草味。

站在屋檐下,小叩藤门柴扉,不见墙里桃花,不见伊人。一场春天悄然撤退,满地落絮堆积,花事荼蘼,春意阑珊。落英零落委尘土,辗成泥,葬香魂,剖开岁月的尘土,香魂无踪,断魂何方。记得别时,莺入帘栊语声稠,燕上画梁补旧巢,姹紫嫣红开遍,红繁绿密,蝶儿成双,甚殷勤,轻轻缀粉落无香。一双人儿,倚斜阳,偎红拥翠。今朝归来,红萎香残,雨魄云魂,这般的哀怨,这般的神伤。清明雨,落纷纷,借一片飞絮还轻,借一缕清风又重,坠于茫茫寰宇,湿了我万里河山,换得一袭清殇,断魂。

我若是唐宋的烟雨,就下一场清明雨,便随夜瞒人润花,趁风放胆梳柳。定叫紫陌郊原草木柔,半城烟色雨中酥。着清江,静如练,拟平湖,明似镜,垂柳半城烟万顷。岗起烟岚,城枕绿涛,岭生翠烟,楼入层云。蒙蒙中,风帘翠幕,户竟罗绮,参差十万人家。一岸汀渚,蒹葭苍苍,四面湖山,垂杨层叠,云树堤沙。

我若是唐宋的烟雨,许你江南无尽的温婉,遍插柔条千条万条掩长河,烟笼十里,春风十里。杨柳依依拂水,揉得鹅儿黄欲就,披黄挂绿,袅娜生烟。任那草儿结露,游丝袅风,不许春光老去,纵然人间四月天,一样小桃迟开,一样梨花胜雪,杏花吐艳,海棠红俏,春痕处处。风乍起,搅得飞絮漫天,红粉成烟。一样桃花红粉碎,一样柳絮白云狂。

也是这雨后柳,也是这断桥会。趁斜阳,脉脉流水倒映了谁的丰姿。你在桥上,我在桥下,谁又是谁的风景。凄美的爱情,悲伤了谁。寻寻觅觅的故事里来回。曾记否,你我有约,我若是千年前的牧童,定会撑一把油纸伞,穿行在清明雨里。梨花风起清明雨,湿了断桥,湿了绿柳,湿了渡口,湿了你轻衣罗纱。我在江南,我从桥头走到桥尾,从前世走到今生。我只是一个牧童,不敢一眼认出你的模样,就在这里守候。

直到这场雨,那样的及时下在心头。断桥边,油纸伞,还为媒。我才细细地打量,你是我的前世,我是你的今生。曾经的熟悉涌上心头。斜倚岸柳的人儿,你缘何在这里徘徊,在这里守候,深锁的双眉,锁了一腔幽思。你可看得清隔世的轮回。有谁知别离后的滋味,当初的诺言输给时光的流逝。千年前的牧童,我来作今生的良人,结一段尘缘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本文由澳门mgm美高梅发布于情感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清明雨,江城柳

关键词: 澳门mgm美高梅

卖菜

记得我还在读小学时,第一次出远门,和爸爸一起去卖大白菜,那次的记忆非常深刻。 那年放寒假,边吃晚饭,俺娘...

详细>>

暖烘烘的人教会自个儿温暖地去爱

关于那个温暖的女孩 有一次刷微博的时候看见“韩小暖”这三个字,我眼前顿时一亮,莫名的熟悉感充斥着我整个脑...

详细>>

家在远方,心在家乡

回家,就是要回到家乡去,看爸爸妈妈坐在椅子上,聊些关于这些日子以来所遇到的事,聊些关于自己的东西,也有...

详细>>

第一朵栀子花

初夏的季节是栀子花开的季节,初夏的校园,是栀子花绽放的盛大舞台。那浓郁的绿意托起一朵朵灿烂的洁白,馥郁...

详细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