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第一朵栀子花

日期:2019-08-06编辑作者:情感生活

初夏的季节是栀子花开的季节,初夏的校园,是栀子花绽放的盛大舞台。那浓郁的绿意托起一朵朵灿烂的洁白,馥郁的清香溢满空气的缝隙,沁人心脾让人沉醉如冽。它没有牡丹花开的富贵雍容,也没有玫瑰花开的妖艳热烈,但自有一种魅力,引人入胜,正如诗中所说:“雪魄冰花凉气清,曲栏深处艳精神。一钩新月风牵影,暗送娇香入画庭。”

细雨蒙蒙的清晨,撑着雨伞从路旁经过,一簇绿意中的一抹雪白留住了我匆匆的脚步。夜晚的雨洗涤着这个校园,似乎只是为了迎来栀子花灿烂的绽放。虽然还只是稀疏的几朵,但其风采亦可窥见一斑。时钟的滴答催促我前行,我恋恋不舍地离去,回到教室,心却总也无法安静,像遗落了什么,我知道,我的心早已被那抹雪白攫住。

看着窗外的细雨,以及细雨中摇曳的身姿,我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渴望,我冲出教室,奔入雨中,我疯狂地跑着,像在追逐着什么,如饥似渴,像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焦灼。雨越下越大,像是鼓励,又像是要阻止我一般,脸颊上的雨滴豆大一般不断滑落,湿了鞋子,湿了衣衫,心也变得湿润!

我在寻找一抹雪白的身姿,一朵栀子花,我想要拥有它,一朵在雨中盛放的洁白栀子花。但当我围着四栋教学楼奔走一圈后,却一无所获。我落寞地回到教室里,像泄气的皮球跌坐在座位上发呆,瞬间失去了生命的给养一般,心神早已不知飘向了何处。也许从一开始,栀子花便不只是一朵花的形象,它是我心底的某处向往,雨中盛开的洁白的栀子花,心中忧伤又美丽的圣地。

澳门mgm美高梅,喜欢栀子花淡淡的清香,雪白的颜色,简单、清晰而明丽,喜欢它的美丽,但更喜欢它淡淡的忧伤,像极了我们即将逝去的短暂的青春,美丽而又忧伤。一朵一朵的栀子,朵朵皆美;一寸一寸的柔肠,寸寸皆伤。

当我终于摘下这个季节里的第一朵栀子花时,嗅着淡淡的清香,看着洁白的姿容,我哭了,很安静,泪水混着窗外的雨滴,分不清哪里是雨,哪里是泪,似乎整个天空都是谁的眼泪在飞。倚在窗台,时间的步伐依旧滴答,整个校园弥漫在一阵氤氲气息下,我分不清哪里是梦,哪里是现实,像无根的浮萍,找不到依傍,漂流于天际,何处是归鸿?我在寻找着什么,追逐着什么,也许我所追逐的只是一份忧伤,一份美丽的忧伤。当青春的帷幕即将撤下,留下的,只有这淡淡的明媚的美丽忧伤。

我采摘下第一朵栀子花,美丽而清香,于是我看着它枯黄萎谢,却依旧清香,让人怜惜回味!

附诗两首:

葬花吟 曹雪芹

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

游丝软系飘春榭,落絮轻沾扑绣帘。

闺中女儿惜春暮,愁绪满怀无释处。

手把花锄出绣闺,忍踏落花来复去。

柳丝榆荚自芳菲,不管桃飘与李飞;

桃李明年能再发,明年闺中知有谁?

三月香巢已垒成,梁间燕子太无情!

明年花发虽可啄,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。

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;

明媚鲜妍能几时,一朝漂泊难寻觅。

花开易见落难寻,阶前愁杀葬花人,

独倚花锄泪暗洒,洒上空枝见血痕。

杜鹃无语正黄昏,荷锄归去掩重门;

青灯照壁人初睡,冷雨敲窗被未温。

怪奴底事倍伤神?半为怜春半恼春。

怜春忽至恼忽去,至又无言去不闻。

昨宵庭外悲歌发,知是花魂与鸟魂?

花魂鸟魂总难留,鸟自无言花自羞;

愿奴胁下生双翼,随花飞到天尽头。

天尽头,何处有香丘?

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风流。

质本洁来还洁去,强于污淖陷渠沟。

尔今死去侬收葬,未卜侬身何日丧?

侬今葬花人笑痴,他年葬侬知是谁?

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;

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!

附莎士比亚诗一首

我把对以往种种事情的回忆

召唤到我这温柔的沉思的公堂,

为没有求得的许多事物叹息,

再度因时间摧毁了好宝贝而哀伤:

于是我久干的眼睛又泪如泉涌,

为的是好友们长眠在死的长夜里,

我重新为爱的早已消去的苦痛

和多少逝去的情境而落泪、叹息、

于是我为过去的悲哀再悲哀,

犹豫地数着一件件痛心的往事,

把多少叹过的叹息计算出来,

像没有偿还的债务,再还一次。

但是,我只要一想到你呵,好伙伴,

损失全挽回了,悲伤也烟消云散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本文由澳门mgm美高梅发布于情感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第一朵栀子花

关键词: 澳门mgm美高梅

青春里的遐想

“还记得这几个寂寞的春天 那时的自身还没冒起胡须 没有朋友节 未有红包”前一个月听了“旭日阳刚”唱的《春日...

详细>>

静静凝望,静静地欢喜

遇见了你,我,已满心欢喜。 我不想在这个时候,让伞遮住你的容颜。我会悄悄走在你的世界,倾听你的声音。还会...

详细>>

叶子

澳门mgm美高梅,叶 子 初夏,除了还抑郁的心外,一切都鲜活了起来,满眼的绿,还有零落的曾经粉白的杏花瓣儿散于...

详细>>

病隙随笔

在我做完眼角膜的移植手术之后,一连两个月的时间都待在医院里。我每天唯一可做的事,便是呆呆地看着天花板,...

详细>>